芹芹芹芹说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

世界那么大,猪想去看看

2020-01-25来源:承德大德网

文 / 华商韬略 越狱飞猪

我是一头中华田园猪。字豕,号彘,别称刚鬣,洋名佩奇。

昨夜凌晨,我一个5米助跑弓步弹跳从猪栏里逃脱了。


【1】

前天晌午,猪倌王五从村口领来三四个汉子,一边笑眯眯瞅着我一边挨个散烟。我知道他们要动手了。

他们低估了我的实力。

传统抓猪的压头拴脚根本制不住我,我身上流着四分之一纯种野公猪的血统,10%的体脂率相当于人类有八块腹肌的健身猛男,爆发力比奥运短跑选手慢不了多少,嚎起来像喷气式飞机。

王五没料到我这么猛。

在他眼里,我和我的猪友们是一群脑满肠肥只知道在泥浆里打滚天天喝尿嚼屎的蠢货。

我们的终极价值是提供动物蛋白,有些人甚至连我们的肉都瞧不上:“我不吃那些连自己的粪便都分辨不出的动物。”[1]

说这话的老弟暴露智商了。

人的嗅觉距离是多少?5米?6米?我绝大多数同伴一低头就能辨别地下1/3米处埋着地鼠还是矿物,一抬头就能嗅到1600米之外的掠食动物。我们的嗅觉至少和猎犬一样好。[2]

吃屎?你以为我们是狗?

即使再饿,我们也只选择干净食物,我爷爷当年在野外捡到果子都会带到小溪边冲一冲再吃,后来它给人类的陷阱套住,被迫和村里的母猪杂交,从此被困在七尺见方的猪圈里配种。

我从出生就和14个兄弟姐妹在屎尿屁里踩踏拥挤,夏天的猪圈就是生化武器,蚊虫成群,散热困难,我们汗腺不发达,打滚是为了裹点泥巴在身上,防晒降温还能驱蚊防叮。

洗澡是不可能的。王五只给他的癞皮狗洗澡。

抓捕我的行动失败后,王五蹲在门口霍霍磨刀,舔狗在旁摇尾助威。我知道,他们在酝酿着下次围剿;再不逃跑,我很难活过本命年。

我所在的猪圈围墙高2米,我爷爷当年轻轻松松三米跨栏,我爸因为繁重的交配劳动累垮了身体,到我这一代已经发育成人类想要的膀大腰圆早熟易肥。

就在其他兄弟姐妹们半年暴增200斤时,我多运动、勤锻炼、少谈恋爱、文武双全,一切都为了这次越狱。


【2】

同伴们似乎觉察到了我的意图,大家秘而不宣。

我们猪科自古就是大族群生活,有类似象群高度发展的组织结构,很有协作精神。我们的脑构成和人类极其相似,我们海马体发达,长期记忆惊人,感情细腻丰富,只要经过训练,我猪一族能缉毒,能搜捕,甚至能和人类组队打电游。

科学研究证明,猪的智商碾压猫猫狗狗。[3]

这么高的智能为什么看不出来?

养狗的天天陪着狗玩儿,养猪的天天干嘛?没事儿抱着我们玩儿?所以不是我们没表现出来,而是人类根本不注意,天天琢磨怎么往猪身体里注水。[4]

我无意针对狗。

中国有超过6亿只猪,几乎全是食物。中国有超过1.5亿只狗,基本都是宠物。

这是历史的巧合还是道德的沦丧?

数百万年前,我的表亲还和野牛一样大,长3米,重900多公斤;在其他有蹄类动物啃着现成的牧草时,我的祖先率先奔向野外,主动觅食,探索世界,以超强的求生力和野战力成为地球上分布最广的哺乳动物之一。

直到一万年前我们被人类逮回家。身型变得矮胖,食肉变成吃草,性情变得温和,繁殖变得紊乱。

我听回村过年的种猪说,城里的养猪场,公猪和母猪终生不能自然交配,只能在发情期互相看着对方,由人类完成输精。很多精壮青年还没尝过恋爱的滋味就被阉割。

这简直灭绝猪性。

一万年了,人类发明了一万种我们的吃法,却很少考虑我们的活法。

而狗呢?

万年来经过人类驯养和杂交,导致有些种类变得越来越可爱,保持大眼、小巧等幼态特征,有些则由人为干预进化成追踪、牧羊等功能犬。

人类选择了狗来伴护,所以整个人类社会对狗的认可度高。人类选择了猪来吃肉,所以人类只希望肥猪满圈。

甚至,我们无数同胞的猪嘴被做成外焦里嫩的油炸狗粮。允悲!

作为动物界繁殖力、求生力、智慧力最顶尖的种族之一,我们被强行安排在食物链最底端。吾辈愧对祖先!

中国每年要吃掉6亿头猪。吃得太多了,养不过来了,逼得首富都要去养猪。[5]

几乎没有一头猪能活着过年,尽管我们的寿命长达20年。

本是同根生,吃我何太急。

人类早已忘却,猪是最像人类的动物之一。除了非人类灵长类动物,基因上与人类最相近的是猪。

我们的某些重要器官与人类几乎完全相同,心脏十分相似,冠状动脉几乎一模一样,躯干大小几乎相同,我们和人类吸入几乎等量的氧气,也和他们同时劳累。

就体内构造而言,猪就是趴着的人。

可是人类根本不懂猪。

这些年来,医生们在我的同胞身上进行了无数能应用于人体的新疗法,所有冠状动脉装置需先装入猪体内测试后才能用于人,猪捐献皮肤给烧伤病人,捐角膜细胞给眼睛受损者,捐胰脏细胞给糖尿病人,捐脑细胞给帕金森病患者……

猪是人类的救命恩人。

我们为人类提供了最多的优质蛋白和必需脂肪酸,我们的脑子很可能帮人类解开人脑的秘密,我们的感情生活能揭开人类的感情之谜——不要再用猪脑子骂人了,这侮辱了猪。

我们不懒,不蠢,不脏。我们不比任何家畜低等。

我们在医学上能救人类的命,在饮食上能补充人类的营养,我们无所不在且生生不息,所以究竟谁才是人类的好朋友?

只要有人愿意训练我们,我们可以细腻地感受对方的情感,陪伴或安慰,嬉戏或表演,摇尾巴或摆耳朵,野外搜捕甚至缉毒。我们有很多同伴在海关当警猪,在新西兰当宠物,在北美丛林里上撒欢,在非洲草原上和狮子作战。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4】

夜幕降临,猪圈里有一股超乎寻常的静谧默契,同伴们像往常一样睡在各自的位置上,留出了那块我以满身伤痕赢得的地盘。

我是这个圈的头猪。除了武力值,主要靠脑袋。

从猪圈这头到那头有四五米宽,足够助跑。关键是我能不能跳出栏杆。

祖父当年被从野外抓回来时,三拳两腿踢翻了水缸撞碎了玻璃,必须用4米高的围栏才能圈住。我没有他的苗条身姿和发达肌腱,而且我是近视眼。

最佳起跳点是我大弟的卧榻。兄弟同心,它将是我的垫脚石、起跳器。

入夜渐深,我支起耳朵探测一番,王五起鼾,确认安全。

起跑、垫脚、弹跳、抓栏、蹬墙,一气呵成!大弟挨了我两记飞腿之后发出沉闷的惨叫,但它只用了三成肺活量,不足以吵醒王五酣睡。

可恶的癞皮狗躲在黑影里朝我狂吠。千钧一发,我没工夫收拾它。

我撞开院门,豕突狼奔在村道上,凭听觉和模糊的视觉辨别山的方向。

我不小心踏进一条野河。河水凉爽沁猪心脾。

我发现我会游泳,而且很在行。我洗了有生以来第一个澡。

按原计划,我应当一路向北,那里有连绵的高山丛林,是我祖父最初生活的地方,也是我心心念念的自由之乡。

然而我找不着北。

我们猪科的嗅觉比狗发达数倍,比人类高8倍,招风的耳廓和深邃的耳腔保证了听觉灵敏。可是眼神属实差。

因为长期圈养,光线不佳,很多家猪都是大近视眼。加上我们的颈椎是直的,肉又厚,几乎很难抬头,所以看不到身后和头顶的视野。

关在猪圈里的猪,只有爬墙或躺下时才能看一眼蓝天。

因此,我们更多靠嗅觉、听觉和位置记忆能力辨别方位。

猪,尤其是野生状态的猪,具有很强的空间记忆能力。我们一出生就靠自己断脐带,找母乳,一窝十几仔,各自记奶,打乱顺序后依然只寻找自己的奶头——猪圈比人类社会和谐。

对于认路,我祖父当年有一种本事,野外长途旅行时具有感知磁场的能力,身体里仿佛有个罗盘,天生能辨别南北。当年他在野外露营,睡觉时身体永远横陈南北。

我们还有一位先祖,曾凭借超凡的方位感一路向西,跟猴子一起帮人类取快递。

可惜我丢了前辈们的本事。

我从未出过门,从未登过山,从未认过路。现在,我只能嗅着路上的牛羊粪味儿摸索前行。

一边走,我一边盘算今后的生计。

【5】

我们是杂食动物。曾以肉食为主,后来被驯化为草食。

在野外,我们吃鸡鸭,逮蛇鼠,找蚯蚓,抓野兔,没有这些,野果、青草甚至树根,皆可果腹。

我们不是吃素的,OK?

我们肠胃好得很,牙口好得很。我们是唯一从娘胎里就长有利齿的哺乳动物。野猪的獠牙可以捅出豹子的肠子,只有家猪被从小剪断牙齿,终生只能舔猪槽拱猪圈。

山岳篇——梵天净土、世外佛国之梵净山 网站首页 返回栏目 1 / 4 欧洲自由行路线如何设计才合理:含金量最高的路线

标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hammondcheezefilms.com ©2017 芹芹芹芹说历史

芹芹芹芹说历史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