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芹芹芹说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周公 >

美日血战阿图岛:疯狂玉碎,皇军命丧阿图岛

2019-12-07来源:华夏新闻网

在太平洋战争期间,日军不仅通过奇袭“珍珠港”重创美国太平洋舰队,而且一度占领美国阿留申群岛西部的阿图岛,这是自1812年美国第二次独立战争后唯一一次国土沦陷。美军随后展开反击,经过一场惨烈的两栖登陆战——阿图岛战役,取得全歼日本守军的胜利,揭开了美军在太平洋战场上局部反攻的序幕。值得一提的是,正是在这次作战中,让美军首次见识了日军大规模“死亡冲锋”和“集体玉碎”的疯狂。

阿图岛位于美国阿拉斯加半岛以西上千公里外阿留申群岛最西端,横亘在北太平洋上,扼守着白令海的出口,是美国本土的最后一道防线。中途岛海战后,美军在太平洋上转入反攻,日军占领的阿图岛就像扎在美国喉咙里的一根刺,必欲拔之而后快。美军计划“奇袭”阿图岛,但行动迟缓,等到1943年5月,美军集结力量进攻阿图岛时,日军已在阿图岛上苦心经营了一年多,在弹丸之地集结了多达2630人的重兵,修筑了众多的永备工事和机场,以作为日后轰炸美国本土的基地,给美国留下一个“永久的伤疤”。

美日血战阿图岛:疯狂玉碎,皇军命丧阿图岛

上帝关照的美军

阿图岛局势震动美国。原本准备增援北非与“沙漠之狐”隆美尔作战的美军第7师被紧急派往北太平洋战场,第一战就是收复阿图岛。1943年5月11日,1.1万美军分成三路在阿图岛登陆,一支在东北部,另两支的东南部。作战计划是登陆之后,两个方向的部队对进,占领阻隔两个登陆场那座高山间的隘口,会合之后再由东向西推进,将日本人赶下海。

美日血战阿图岛:疯狂玉碎,皇军命丧阿图岛

按理说,进攻发起时,阿图岛上的日军只有2630人,美军第7步兵师有1.1万人,在兵力悬殊的情况下,胜利应该唾手可得,但事情并非那么简单。尽管挫败了日军的增援,可是占有人数优势的美军的进攻准备太糟糕,无论是在装备上还是心理上,美军都低估了恶劣环境造成的巨大障碍——阿图岛上荒芜贫瘠,除了由火山爆发形成、常年积雪覆盖的高山秃岭,便是寸草不生的冻土荒原。这里的气候异常恶劣,一周7天中大约会有6天下雨,每年放晴的日子大概只有8到10天。

美日血战阿图岛:疯狂玉碎,皇军命丧阿图岛

美军派出的第7步兵师,原在加利福尼亚炎热的沙漠中受训,严重缺乏两栖登陆作战的经验。迎接美军的是寒风凛冽的天气,冰雪覆盖的光秃山坡和泥沼重重的半冻土地带。当士兵们在沙滩上艰难跋涉时,还穿着刚发的硌脚的冬靴。由于低估了日本守军的实力,更未事先对岛上防务展开必要的侦查,美军的火力配备相当糟糕,冬季作战装备明显不足。

登陆计划破绽百出。登陆部队被分为彼此之间相隔20英里的5个独立的小型部队,他们同时登陆,登陆后再汇合总攻。按照作战计划,新型轻型护卫舰“拿索”号,为部队提供火力支持,可美军事先并没有对阿图岛水域进行准确勘测,“拿索”号护卫舰根本靠不了岸。

然而,上帝在那时眷顾了美国人。美军原计划登陆时间定在5月7日,但阿留申恶劣的天气推迟了美军的进攻时间。日本守军原本做好了全面迎战的准备,但几天后仍不见动静,以为是虚惊一场,于是放松警惕。因此,当美第7师于5月11日登上滩头时,他们竟没有遭遇任何抵抗,当时的大雾天气有如神助,使美军避免了伤亡。

美日血战阿图岛:疯狂玉碎,皇军命丧阿图岛

北部登陆部队率先登陆阿图岛。首先上岸是临时侦察营的山区作战分队,紧接着上岸的是负责北部登陆作战的第17步兵团的一个战斗组。漫天大雾给登陆部队带来极大的麻烦,他们看不清道路,不时把火炮和车辆推到沙丘上。好不容易拉出来又陷下去。登陆部队按计划迅速扩大滩头阵地,开辟登陆场,刚挖出的散兵坑涌满冰冷的水。夜晚降临,寒冷刺骨,疲倦的士兵们此时才深刻明白什么是阿留申的恶劣天气。

死亡山谷,被困马萨克山谷

美军登陆阶段非常顺利,但接下来的却是一场苦战。

次日清晨,日军才发现美军偷偷登陆了。北部登陆部队在“血腥角”这个地方被日军狙击手、机枪和迫击炮组成的火力网死死钉在了原地一整天。在生死攸关的当口,敢死队穿越了一片山脊,同日军展开了白刃搏斗,最终转危为安。

美日血战阿图岛:疯狂玉碎,皇军命丧阿图岛

与此同时,南部登陆部队开始向位于阿图岛南海岸线20英里的马萨克湾进发,他们将在那里同北部登陆部队会师。日军于夜间穿过美军防线,回到了预先修筑好的山谷一侧的密集防御工事中。日军枪弹齐发,铺天盖地的炮火打了个美军措手不及。士兵们慌忙寻找松软的地方,手忙脚乱地挖着可以躲避的散兵坑。可坑挖出来的同时,水就立刻涌了上来,士兵们在刺骨的冷水中缩成一团。而位于河床位置的士兵们的境况也好不到哪去,指挥官大声喊着继续前进,但许多士兵却因体温过低而根本无法动弹。就这样,他们被困在了马萨克山谷整整6天而一筹莫展,而士兵们因冻伤和战壕足病造成的伤亡却与日俱增。

美日血战阿图岛:疯狂玉碎,皇军命丧阿图岛

好在北部登陆部队进展顺利,不断突破日军的阵地,稳步向南靠拢。5月17日,山崎知道已经无法阻止美军汇合,将部队撤到阿图岛东部,退守到克莱维斯隘口,这里是日军在奇恰戈港主基地的最后一道屏障。正是由于日军后撤,被困于马萨克山谷的部队才摆脱了困境。

血肉磨坊, 克莱维斯隘口争夺战

克莱维斯隘口位于两个分别叫做冷山和安伯角的制高点之间,日军占尽地理优势。面对居高临下的敌人,缺乏有效火力支援的第17步兵团的官兵们于5月20日在冷山上同日军展开了一场惨烈的手榴弹大战。3天后,17步兵团艰难地啃下了这块硬骨头。

安伯角又是另一番景象。第32步兵团连续4天的攻击都被击退。在21日凌晨,美军的两个排趁着夜幕悄悄爬上了安伯角顶峰,冲进战壕与惊醒的日军展开白刃战,刺死25名日军。最后一名垂死的日军突然端起轻机枪扫倒了两名美国士兵,然后奔向悬崖,纵身跳了下去。

美军终于成功控制了克莱维斯隘口,而残余的日军被压缩到了奇恰戈港这个半岛上,最后的进军就要开始了!但战斗离胜利还很远,事实上,这最后一战变成了名副其实的血肉磨坊。

美日血战阿图岛:疯狂玉碎,皇军命丧阿图岛

山崎知道面对绝对优势的美军必败无疑,所以他在奇恰戈港构筑了复杂的战壕体系和火力网,储备了充足的弹药供应,做好了“为天皇尽忠”的准备。

皇军玉碎之战,“我们死,你们也得死”

这场战役对于日本人还对此战记忆犹新,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阿图岛创造了当年“皇军玉碎”的神话——日本电台报道了阿图岛守军“全员玉碎”的惊人消息。这是日本在战争中第一次在战报上使用“玉碎”一词,国民们从此知道“全军覆灭”改用“全员玉碎”来表述了。也就从这时开始,“全员玉碎”一词开始频频出现于日本政府的公报上。

当年参加阿图岛战役的美联社随军记者写道:“日本兵以惊人的气势,衝向美军阵地,他们狂吼大叫,如同野蛮人一样。”

美日血战阿图岛:疯狂玉碎,皇军命丧阿图岛

在进攻奇恰戈港一条山脊的战斗中,美军被日军火力压制在了山头下,动弹不得。就在此时,一位叫乔治·米利奇的无比神勇的排长冒着枪林弹雨,快速冲上山脊,杀开了一条血路。在子弹呼啸声中,米利奇干掉2个日本兵后,继而左冲右突,枪击山脊,爆破壕沟。在步枪弹药用尽、刺刀损坏的情况下,他手握枪管,疯狂一阵挥舞,顿时步枪变棍棒,竟然砸死4名日军。整个过程简直就是好莱坞特技场景的现场版。在清除这些障碍后,米利奇垂着被3颗子弹击中的左臂回到山脊上,高举起右臂指挥他的士兵继续向前冲击。

5月29日,攻击进入了最后阶段。尤金·拉德穆少将决定在凌晨发起总攻。不料山崎抢先于凌晨3:00下令发起孤注一掷地自杀式的“万岁冲锋”。山崎只剩下1000人,为凑集更多人数以作最后一搏,他甚至派出了伤兵。山崎幻想着能够冲破美军防线,夺取美军辎重,然后将炮口对准美军的滩头阵地以及马萨克湾的供应基地。

深夜,美军第32团B连的官兵们正在阵地里酣然入梦,日军的突袭队悄然而至,许多士兵被扎死在睡袋中。紧接着日兵扫荡了一个战地救护站,屠戮了里面的医疗人员,连躺在病床上的伤兵都没有放过。此时的日军已完全失去理智,如同嗜血的野兽,杀气腾腾,四处行凶。可日军最远冲到了克莱维斯隘口,在那里,他们竟然被由工程师、厨师、教士组成的后备梯队消灭得一干二净。

鉴于进攻已被发现,山崎保代索性命令部下发起自杀突击,数百人把手榴弹贴在自己的脑袋上或捧在胸口,高喊“我们死,你们也得死”,向美军营地发动冲击,但均被粉碎。后来美国工程兵守住的那块阵地被命名为“工程兵岭”

美日血战阿图岛:疯狂玉碎,皇军命丧阿图岛

5月30日,让美军士兵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弹尽粮绝的日军开始了狂风骤雨般地集体自杀:有数百人通过把手榴弹贴在自己的脑袋上或是胸口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次日早上,美军看到山谷里“堆满了缺胳膊少腿的尸体,无头的躯体散落一地”。

不过,阿图岛之战中仍有27名日军幸存,其中1人化装成当地人驾小船逃跑,由于在海上迷失方向,最后又转了回来,被美军巡逻艇抓获。他先是装成哑巴,让美军以为他真的是当地人,但后来他实在太饿了,冲着米饭大吼“米西米西”,美军才知道他是个差点漏网的日本人。

美军曾在一名战死的不知名日本军医身上缴获了一本日记,它记述了日军一步一步选择死亡方式——与其说是“玉碎”的决绝,不如说是绝望后的疯狂。“5月27日,冻雨继续,疼痛刺骨。我们找一切东西让人们安息,吗啡、鸦片、安眠药。医院的屋顶被击穿了。2000人的部队还剩下1000人,他们都是伤员、战地医院的和战地邮局的人。”“5月28日,我们的弹药用光了,再次遭到空袭,指挥部被炸飞了一半。他们开始发放400支吗啡杀死伤员。自杀事件到处继续。”“5月29日晚上8点钟,我们全体在总部集合,战地医院也参加了。我们将发动最后一次攻击。医院所有的伤员都被命令自杀,剩下的33个活人和我也将去死:我毫无遗憾。下午6点,用手榴弹料理了一些伤员……再见,我亲爱的妻子,你爱我到最后一刻。我们的儿子,他只有4岁,他将无法阻挡地长大。可怜的小儿子多喜谷,今年2月才出生,再也不会见到你的父亲了。再见了。今晚发动攻击的人有1000左右。将试图夺取敌人的弹药库,看来他们明天要发动全面进攻了。”

“跳岛战术”血的教训

就这样,阿图岛战斗以美国人无法想象的结局而告终。这场小小的战斗,震动了美国上上下下。原本计划3天就能轻易结束的战争,变成了3个星期的地狱煎熬。美军充分吸取了教训,10周后,美军调集了34000人的地面部队和一支完整的舰队来进攻吉斯卡岛。当他们气势汹汹地杀上吉斯卡岛时,他们发现吉斯卡已经空了。日本守卫部队早在3周以前就悄然地撤出了吉斯卡。

美军为收复该岛付出了很大代价:549人阵亡,1148人负伤,2000人因战壕足病、严寒冻伤或是战斗疲劳而入院治疗。

美日血战阿图岛:疯狂玉碎,皇军命丧阿图岛

阿图岛之战,日军组织了有可能是二战以来规模最大的敢死队进攻,结果将近2300人的部队最后只剩下28名幸存者——大多数都死于自杀性攻击。美国人在阿图岛得到了一个严酷的教训,日本人不遵循西方战争法惯例,也不遵循西方个人生命至上的信条,他们宁可“玉碎”,也拒绝举手投降。但是艰苦战斗换来了两栖作战的宝贵经验,阿图岛之战是美国“跳岛战术”的滥觞,为美国以后放弃不具战略价值的岛屿,直接进攻具有重大价值的岛屿提供了依据。美军从重获得的宝贵经验就是要尽量避免日军顽抗造成的有生力量的伤亡。

不过,阿图岛战争的最大受害者是当地原住民,日军在1942年占领阿图岛时没有受到美军的抵抗,美军主动放弃了当地,但是约有45名阿留申原住民在岛上,日军将他们视为美国战俘,强令送到日本北海道,然而约一半人没能活到战后,死亡原因是营养不良。而且,活到战后的幸存者也从未回到阿图岛,虽然他们被日本所释放,但是当年所居住的村子全部被毁,而美国陆军说,重建村庄太昂贵了,安置到其他地区还相对简单。如今的阿图岛没有长期的居民,而是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研究站在管理,这是阿拉斯加州海洋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的一部分。

(欢迎关注【头条号:军史解密】,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创作的最大动力!)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hammondcheezefilms.com/zhougong/31597.html
(本文来自芹芹芹芹说历史整合文章:http://www.hammondcheezefilms.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阿图岛 护卫舰 日本 太平洋 机关枪 ???�??? 迫击炮 Jeep指挥官 阿拉斯加 加利福尼亚 胜利退出演艺圈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hammondcheezefilms.com ©2017 芹芹芹芹说历史

芹芹芹芹说历史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